理惠老师-303资源

2018-10-14

      

田中理惠最近感到很苦悶,因為交往了二年的男友到美國進修已經半年了,相愛的兩人只有通過電話和信紙傾訴著彼此之間的衷情。

二十三歲的理惠是位全身散發著迷人氣質的美麗女性,她有著傲人的身材、甜美的相貌,特別是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足有讓男人迷醉的魔力。

在大學讀書時就有校花的美稱,更可貴的是她還是成績優秀的學生,懂得努力用自己的雙手去奮鬥。

理惠的男友也是她的同學,一個非常優秀的男人,雖然有很多條件很好的男人追求理惠,她還是挑了這個出身貧寒的男人,因為她相信憑兩個人的努力,就會有好日子過的。

交往MG电子游戏→杰克和吉尔,点击进入;了半年後,理惠將自己的初夜獻給了他。

此後,每週兩個人都會享受一番性愛的樂趣,直到他赴美國進修為止。

由於半年多沒有愛人的撫慰,理惠這幾個晚上經常夢見和男友激情纏綿,醒來後都是汗濕睡衣,屄發熱。

難道自己的性慾提高了嗎?理惠有時也捫心自問,她不得不承認自己是很享受性愛的快樂。

為了派遣心中的苦悶,將全身心都投入了自己熱愛的教育事業,即便這樣,理惠還是時不時的對遠在美國的男友產生強烈的思念,渴望能像以前一樣的有他熱情地抱著自己。

這一天,理惠的班上來了一個轉校生。

理惠是在著名的學校「月夜學園」任古文老師,同時也是一個班的導師。

由於這所學園的升學率極高,所以它的學生看起來都是很優秀的,理惠的班也不例外,每人都很健康而開朗,這讓理惠很有信心將這個班帶好,讓每個學生都順利考上理想的大學。

看到轉校生的資料,理惠不禁皺起眉頭,這個名叫木村的學生太偏科了,理科成績十分優異,但文科就平平了,尤其是古文,幾乎是擦著及格線的。

這方面要加強,理惠馬上下了這樣一個決定。

就這樣,理惠對木村的功課加以重點照顧,常常讓他留下來補課。

漸漸的,木村的功課也好了不少,而兩人也變得十分熟悉起來。

理惠瞭解到木村的母親在他小時候就去世了,父親則是一家大公司駐海外的主管,經年的不在家。

出於對孤身一人生活的同感,又對木村的小小年紀就這樣生活感到憐愛,理惠把他當自己的弟弟看待,有時也把木村帶會自己家給他做飯,讓他享受一下家庭的溫暖。

一個月後的一次考試,理惠發現木村除了古文外其他成績都很好,不禁將他叫到辦公室。

「木村君,你的古文成績退步了,這樣下去不行喲!」

「抱歉,老師,可是我對古文實在是不行。」

木村不好意思地低頭答道。

「可是你其他的文科成績都進步了不少啊!」

理惠看了看手中的成績單:「這樣吧,以後放學之後,你就到老師家來,老師給你補習古文,直到下次考試為止。你一定要爭氣,別讓老師丟臉啊!」

「太好啦!好久沒有吃到老師親手煮的飯,太棒了!」木村高興地說道。

「不會吧!上週四不是到老師家吃過嗎?」理惠不解地說道。

「那還不久啊!都五天了,真懷念老師做的飯啊!」木村歪著頭說道。

「你這孩子!」理惠不禁笑道。

在她眼中,比她高一頭的木村還是個小孩子一般。

第二天放學後,理惠帶著木村回到自己的家中。

向木村交待了該做的功課後,理惠挽起袖子,換上圍裙,逕自去廚房裡燒飯了。

在做菜的時候,理惠又感到了似乎有強烈的視線盯著自己看,猛一回頭,只見木村正專注地看著書,理惠搖搖頭,心想:大概是自己多疑吧!好幾次都是這樣,也許是因為太思念男友的緣故吧!讓自己變得神經起來。

吃完飯後,理惠便開始教木村古文,一個教得認真,一個學得虛心。

木村還不時提出些重點的問題讓理惠解答,讓理惠不禁高興於他的學習力。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你如果都像這樣努力的話,你的成績會提高很快的。」理惠說著,抬起頭看看時鐘,居然已經十點多了:「哎喲!這麼遲了,木村君,你該回家了。」

「可是老師,這一段我還是不大懂,……這樣好了,老師,我今天晚上可不可以住在這裡?」

「咦?老師家是有多一間房,可是這樣的話不太好……」

「老師,反正家裡只有我一個人住,回不回去也沒什麼關係。老師,就讓我住一晚吧!」木村用哀求的眼神看著理惠。

想起木村一人住在家裡的孤獨,理惠不禁心軟:「那……好吧,老師再教你一段,等會兒你去洗個澡,就睡在那邊那間房吧!」

「謝謝你,老師!」

理惠給木村補完了課,讓木村先去洗澡,她翻出了男友留下的睡衣準備給木村,這時她才驀然發現木村比起她的男友還要高大一些。她望著手中的睡衣一時陷入了沉思中,直到木村叫起來她才匆匆離開自己的臥室。

木村洗完了澡,理惠也進入衛生間。她脫下上衣和裙子,想了想,把乳罩和三角褲一起塞入洗衣籃的底下就走進浴室。

恰到好處的熱水使理惠感到非常的舒暢,躺在溫熱的水裡,她那對美麗豐滿的乳房在水裡緩緩搖動,雪白的皮膚充滿彈性,誘人的身體上沒有一絲的贅肉,兩條修長圓潤的大腿健美筆直。

理惠很仔細地洗著連自己也為之迷醉的身體,忽然覺得外面更衣室好像有人在動,她不禁大喊了一聲:「誰在那裡?」

理惠匆匆圍上了浴巾,打開門一看,更衣室內一個人都沒有,她不禁苦笑一聲:「我今天大概是太累了,才會變得有點神經質……」

她沒有注意到放在洗衣籃裡的衣服好像有翻動的痕跡,本來在上面疊好的裙子散開了。

洗完澡後,理惠像往常一樣就圍著一條浴巾走出浴室。

客廳裡木村正穿著她男友的睡衣在泡牛奶,看到理惠進來,他抬起頭來說:「老師,我也給您泡了一杯,睡覺之前喝一杯牛奶是最好的享受!」

「噢,那謝謝你了!」理惠愉快地走過去,端起了茶几上的牛奶,閉上眼深嗅著熱氣騰騰的牛奶散發出來的香氣。

此刻她沒有注意到,木村的眼睛正在看著她幾乎從浴巾露出來的豐滿高聳的乳房和下面赤裸的美麗大腿。洗過熱水澡後,披在裸露的圓潤細嫩的雙肩上濕濕的長頭髮散發出性感的光澤,此刻的理惠煥發出從未在學校流露過的迷人媚態。

放下杯子,理惠才發現木村正在偷看,她不禁紅著臉說道:「嘿,木村君,這樣偷看女性是不禮貌的。」

「對不起,」木村低下頭:「因為老師太漂亮了!」

「嘴巴真甜啊!」不知是什麼原因,理惠居然輕逗了一下自己的學生,看到木村抬起頭,雙眼中的火熱,她連忙正色道:「木村君,該去睡覺了!」

將木村趕到他的房間,理惠替木村蓋好被子,道了聲:「晚安!」便回到自己的臥室睡覺。

不知為何,感到渾身發熱的理惠翻來覆去,好半天才沉沉睡去。

「這是怎麼回事?啊,身體好熱啊!……」

忽然理惠又夢見男朋友了,他從身後抱著理惠,輕輕地咬著她敏感的耳珠,一隻手就往理惠的下體摸去。

「啊……那裡……不行啊……」

理惠一回頭,赫然發現背後的男人不是男友,而是自己的學生木村,她不禁猛地驚醒過來。

充滿女性馨香的臥室空蕩蕩的,理惠坐起來,環顧四周,原來只是一場夢而已。她感到自己下體很不舒服,便伸手去摸內褲,那裡竟然已經被秘唇裡分泌出來的蜜汁給弄得濕淋淋的。

「討厭,我怎麼變得這麼淫蕩起來?不僅夢到和自己的學生做愛,而且連內褲也會濕了。」

理惠越是這樣想,她的身體就越熱起來,從內心深處就湧出一股抑制不住的慾望渴求,她的手也越來越不聽話。

慢慢的,理惠伸出一隻手,解開了身上的睡衣,露出那對美麗而又堅挺的椒乳,美麗的乳尖上小小的乳頭已經高高翹起,發漲的乳房看起來就像是在等著人來撫摸似的。

理惠歎著氣,從下面握住豐滿的乳房,輕輕地撫弄著,僅是這樣,就身體中不斷湧出甜美的快感,同時也產生繼續撫摸乳房的慾望。

「啊……我是怎麼了……身體變得好奇怪……」

被快感麻痺的大腦幾乎無法思考,明知道這樣會不好,可靈巧纖細的手指還是開始撥弄起敏感的乳頭來。

當兩個指頭夾住充血突起的嬌嫩乳頭,一股強烈的刺激感立刻直衝她混性虐小说:txt303.com亂的腦海。

「啊……好舒服啊!……」

今天好像比以前的自慰更加有快感,理惠便更加激烈地揉搓著漲痛的乳房,同時下體的騷癢癢感也變得越來越強。

漸漸地,搓揉乳房已經不能滿足理惠高漲的性慾了。她身不由己的,原本抓住乳房的右手向兩股之間滑去,將變成阻礙的內褲脫去後,開始在濕淋淋的花瓣上,用細長的手指開始慢慢摩擦起來。

「唔……」從理惠的雙唇間流瀉出誘人的呻吟。

聽到自己因快感而發出來的呻吟,理惠混亂的神智突然清醒了一點。

「不行,木村君就在隔壁。」理惠在心中告誡自己,可是她那敏感又成熟的肉體因為好久沒有受到男人的愛撫,已經變成慾求不滿,心中的慾火一旦點燃就很難熄滅了。

「啊……這樣好……舒服……啊……」

理惠那不聽使喚的手指觸到突起的肉芽,頓時一股強烈的快感擊碎了她原本就十分薄弱的理智。

「啊……忍不住……」

她將自己的手指彎曲起來,拚命地刺激著敏感的肉芽,到了這種地步,就再也停不下來了。

「啊……我受不了了……」理惠整個人都陶醉在洶湧而起的性慾漩渦之中。

隨著快感在身體裡的湧動翻騰,她索性翻過身來,翹起她那渾圓結實肥美碩大的臀部,一手握住豐滿垂墜的美麗乳房,口中夢囈般地叫著,用靈巧的指頭玩弄著敏感的乳頭,把硬起來的乳頭夾在兩個手指間揉搓捏摩,她的呼吸隨之更為急促,同時皺起形狀優美的眉頭。

當理惠的全身都在為追求快樂而顫動,身體內部的快感完全取代了大腦的思考時,她那在花瓣上不住摩擦著的中指,也慢慢肏入了濕淋淋的肉縫裡。

「哦……啊……啊……」

甜美的衝擊感使豐滿的肉體不住地顫抖,理惠忍不住將整個身體彎曲起來,無法克制的情慾已經完全掌握了理惠的肉體。

心裡雖想著不應該這樣,理惠還是用另一隻手指撫摸敏感發硬的肉芽,而肏入屄的手指先是在裡面慢慢旋轉,然後改成進進出出的動作,最後則乾脆伸入兩根手指在裡面或深或淺地攪動著。

跪在床上向後高高挺起臀部的理惠,閉上眼睛,立刻在腦海中出現男友的健壯身體。他用粗大的肉棒自理惠背後肏入時,帶給她的快感和幸福感,彷彿又重新回到理惠的體內。

 

 

 

 

 

 

理惠老師2

「唔……唔……中村君……我不行了……嗯……嗯嗯……要洩了……啊……啊……」

呼喊著愛人的名字,理惠終於達到了絕頂的高潮,她的陰道口痙攣著收縮起來,好像要把肏在裡面的手指夾斷似的,全身開始顫抖,同時還噴出了大量的蜜汁,理惠就這樣在快感的頂點昏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趴在床上的理惠醒過來,發現身上因為昨晚的手淫而黏黏的,讓她感到非常不舒服,她趕快趁木村還沒醒來時再去沖了個澡。

「我是怎麼啦……」浴室裡的理惠好像要甩掉惡夢一樣,用力搖動淋濕的黑色長髮。

開始洗身體後理惠不由得發出恨恨的聲音,每當她的手碰到乳頭或大腿根的嫩肉時,立刻出現強烈發癢感,身體也開始火熱起來,敏感的程度使自己都難以相信。

「為什麼會變得這樣淫蕩?居然變成這個樣子……」理惠又用力地甩頭,似乎要把那個躁動的自己趕出身體。

可是無論如何做,這種懶洋洋的倦怠還是始終沒有離開理惠。

毫無辦法的理惠離開了浴室,穿上新內衣,那是一套深藍色的套裝,裙子是到膝上的短裙,然後整理頭髮重新化妝。

全部弄好後,理惠到隔壁房間把木村搖醒。

「老師,幾點啦?」木村迷迷糊糊地坐起來:「哈,在老師家裡睡覺真舒服啊!」

望著睡眼惺忪的木村,理惠鬆了一口氣,看來昨晚那激烈的手淫並沒有驚動自己的學生,她不禁微笑地說道:「以後有機會,再在老師家睡吧!現在快起來吧,要遲到了!」

「太好了!」木村興奮地爬起來,飽睡之後的情慾明顯的體現在那把小一號的睡褲撐得高高的肉棒上面。

看著木村走進衛生間,理惠不禁紅著臉,拚命甩掉腦中的胡思亂想。

吃完土司和火腿蛋的早餐,二個人一起去學校。

中午時分,被下體愈來愈強烈的倦怠感與騷癢感折磨了一個上午的理惠,疲憊不堪地回到了休息室。一坐下來,她就不得不用手不時從裙子上壓迫發熱發癢的大腿根的部位。

「怎麼會……這樣……好難受啊……」

手和那裡的摩擦產生更大的騷癢感,理惠已經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屄裡開始溢出粘粘的蜜汁,連自己都難以相信屄會變得那樣火熱,很想就這樣開始手淫。

「不行……那樣子的話……太過份了……而且會更難過的……」理惠咬牙在心裡警告這樣自己。

「可是……好熱……好想啊……」

兩個念頭在理惠的腦海中不停地翻騰,連別的老師和她講話都沒有注意到。

理惠正在天人交戰之時,木村來找她了。

「老師老師,我有一些東西要給你看!」木村說著,遞給理惠一個紙袋子。

「喔,是什麼啊?」

理惠將它打開,裡面是一本照像簿。

木村對攝影有很大的興趣,他的書包裡就帶著一台,經常沒事時就拍一些奇奇怪怪的事物,他也加入了學校的攝影社,利用那裡的暗房自己沖洗照片,有時也會把自認為得意的作品給理惠看。

木村的臉上帶著奇怪的笑容幫理惠打開了照像簿:「老師,你看!」

強忍騷癢感的理惠一看,不禁花容失色,「啊!」地輕呼一聲,連忙驚慌失措地環顧四周。

還好是在中午休息時間,大部份老師都在睡覺,沒有人聽到她的叫聲。

照片上是一個有著成熟豐滿肉體的女性,身上幾乎一絲不掛,只穿著一件已敞開衣襟的睡衣,一隻手正撫摸著乳房,一隻手則伸入內褲內蠕動著。

另一張則是一個女性反身跪在床上,翹著渾圓肥美的屁股,手指忘情地在陰道內抽肏著,一臉淫蕩的表情,而照片上的女子,赫然就是理惠本人!

理惠「砰!」的一聲合上照像簿,從座位上站起來,一手拿著照像簿,一手拉著真樹往走廊走去。

驚慌激動的心情,倒一時讓她忘記了下體的騷癢感。

到了比較沒人的地方,理惠滿臉通紅地低聲罵道:「你……你怎麼可以對老師做這種事!」

木村一臉無辜地望著理惠:「咦?是老師不好啊!我昨天晚上睡到一半,聽到老師房裡傳來奇怪的聲音,就過去看看,沒想到拍到精彩的畫面。這照片就送給你了,想要底片的話,今晚上再讓我到你家!」木村說完就逕自走了。

理惠本想立刻把照片丟掉,但又怕別人被看見,只好先藏在自己的包裡。

整個下午,理惠都在想著照片的事情,加上了下體那強烈的騷癢感,簡直讓理惠如身處地獄,上課連連出錯。

每當她看見木村的笑容,就會渾身發熱,屄更是溢出大量的蜜汁,將她的內褲弄得濕漉漉的,讓理惠感到難受極了。更讓她難堪的是,這樣居然會產生快感,這讓她羞愧難當。

「難道自己真的這麼淫蕩嗎?」理惠不禁悲哀的想到。

這件事只有木村知道,因為就是他在牛奶裡下了大量的春藥,才會讓理惠的身體不由自主地產生強烈的慾望。

好容易挨到放學,整個下體都濕漉漉的理惠抓起包,就帶著木村回家了。

一進自己的家,還站在玄關,理惠就瞪著木村道:「你怎麼會這樣做?把底片還給老師,老師就不再追究責任了!」

木村滿不在乎地脫掉自己的鞋子,踏上了地板,轉身居高臨下地望著理惠:「老師,你還搞不清狀況!現在是你有求於我,你還這個樣子?」他又把書包一揚:「我還有一套,老師要不要再看一下,或者我把它丟到外面去,啊?」

理惠不禁嚇白了臉,只好低頭道:「對不起,請把照片和底片還給我吧!」

「哼哼……這樣還差不多。」木村叉腰道:「我可以把這些東西交給你,但老師要答應我一個要求。」

「什……什麼要求?」理惠忐忑不安地問道。

「我很喜歡老師做的飯,請老師為我做一頓飯吧!」木村微笑著說道。

理惠不禁鬆了一口氣,這個要求太簡單了,她連忙不住口的答應下來。

「答應了就不要反悔喔!」木村冷冷地說道:「不然的話,就要受到嚴厲的處罰!」

「好的!」理惠想也沒想就答應下來了:「現在老師就給你做,你可以把底片還給我了。」

「很好!」木村滿意的點點頭,然後說出了讓理惠目瞪口呆的話來:「我要老師把衣服脫光後,再去做飯。」

「什麼?」理惠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種事,老師做不出來!」

「剛才就說過反悔的話要處罰的,你怎麼馬上就這樣了?」

木村的眼中閃過狂熱的眼神,讓理惠不禁一陣心跳。

「你剛才沒有說這事?……怎麼……怎麼可以……」

「閉嘴!」木村大喝道:「我也沒有說要你穿著衣服做啊!」

「不行!身為老師的我怎麼可以這樣做!」

「隨便你吧,還是老師比較喜歡自己手淫的相片貼在公告欄上給人欣賞?」

木村輕鬆地說出了讓理惠感到頭暈的話。

「想底片的話,你就在今晚聽我的話!」

「怎麼又變成這樣了?」

「少囉嗦!這是對你的處罰,再多說,就要加大處罰!」

理惠的內心掙扎了一番,終於下定決心:「好……好吧!但是你底片一定要還給我喲!」

「沒問題!」木村一口答應。

「快在這裡脫吧!快點!」年輕的野獸催促。

理惠無奈地望著自己的學生,慢慢伸出顫抖的手,解開胸前的扣子,拉開衣服,雪白的乳房立刻彈跳出來,展露在木村的的眼前,成熟的果實,在白色蕾絲胸罩的襯托下顯得更為豐滿。

當胸罩解開時,那碩大的乳房幾乎是猛烈躍出,美麗豐滿的乳房很有重量感的在胸前搖動。

木村感到自己幾乎無法呼吸,他目不轉睛地看著。

「這是平常站在講台上的美麗女老師的乳房,現在竟然就在我的眼前。啊,我可是想了好久啦!」

理惠羞得幾乎想挖個地洞鑽進去,受到木村淫邪的目光,雙手下意識地抱住雙乳,這種模樣,更增加木村的興奮。他忍住想立即衝上去的衝動,發出命令:「喂!還慢吞吞地幹什麼,快點脫下裙子呀!」看到理惠還在猶豫的樣子,木村故意用更凶狠的聲音恐嚇:「你快一點!!……」

「嗚……」理惠幾乎快要哭出來,她更怕自己那濕漉漉的內褲被木村發現,那真是再怎麼也說不清楚的。

在木村的嚴厲催促下,理惠只好解開裙子的扣子,短裙隨即掉到地上,雪白而豐滿的肉體,立刻完全展露在木村的面前。

木村嚥下一口口水,嘲弄道:「還真是個淫蕩的老師,這麼好色!下面居然濕漉漉的!」

理惠羞愧難當,但卻無話可說。同時身體內產生的火熱讓她更加悲哀,也許自己真的是一個淫蕩的女人,在為人師表的面具下,難道還藏著一個不為人知道的自己嗎?

「過來,到我面前來!」木村命令道。

「這個樣子……」理惠心中雖然抗拒,可還是慢慢走近了自己的學生。

木村伸手抓住理惠的乳房,用力揉捏著,更用指尖將嬌嫩的乳頭夾弄著。本來就已經騷癢的乳頭立刻挺起,理惠的後背顫抖著,乳頭的騷癢感使她的下體產生了麻痺感。

「老師的的乳房真不錯,好像很敏感的樣子。」手裡抓著夢寐以求的理惠老師的美麗乳房,木村的心都要爆炸了。

「啊……啊……」理惠忍不住呻吟出來。感到那從早晨起一直忍耐的東西就要崩潰了,就是她拚命的想忍耐,可屄裡還是感到火燒般的熱,理惠身不由己的扭動起屁股來。

「饒了我吧……」理惠咬緊牙關忍耐著,自己的屄已經濕透了,受到淫邪的玩弄居然也會有快感,這讓她快要瘋了。

木村的手到了她的腰間,抓住內褲的鬆緊帶:「都已經這麼濕了,還是把它脫掉吧!」木村淫笑著慢慢向下拉。

「啊……不要……千萬不能這樣……」理惠拚命搖頭,扭著屁股,但卻不敢反抗。

濕漉漉的內褲經過屁股的頂端到達大腿上,強烈的羞恥感使理惠幾乎要昏過去,但木村還不放鬆凌辱她的慾望:「這麼濕,都可以擰出水來了,你還不是普通的淫蕩啊!是不是屄騷癢的很啊?」木村還往那裡看。

「啊……不要說……」理惠忍不住哭泣:「嗚……」

她的哭聲讓年輕的淫獸越發的快樂,從理惠的腳下脫去內褲,木村還故意翻轉過來,一股特殊的女人味散發出來:「真是好味道啊!看來你的屄已經等不及了。嘿嘿嘿……」

「啊……不能看那種東西!」理惠哭泣著搖頭,這時候她已經變成一絲不掛的裸體。

將有著濃厚味道的內褲放進自己的包裡,木村突然解下自己的皮帶,理惠驚恐萬狀地望著,以為他要強姦自己了。

皮帶帶著風聲抽到了理惠的屁股上,讓她痛叫出聲:「啊!為什麼……」

「你這淫蕩的老師,還不給我去做飯!」木村的下身就穿著一件內褲,神氣十足地命令道。

被自己的學生嚇得毫無辦法的理惠,只好就這樣赤裸裸的走到廚房,開始做飯。而木村就像個可怕的監工,不時給理惠雪白肥美的屁股上來一皮帶,讓她發出羞恥的啜泣聲。

就在學生火熱的視奸和皮帶的責打下,理惠將晚飯做好了,這其間她不知流了多少的蜜汁和汗水,連理惠自己也想不到。

不知何時,木村早已經掏出了自己年輕的肉棒,火熱硬挺的肉棒朝著理惠:「我吃飯的時候,老師你就喝最好的牛奶吧!」

「什麼?」理惠感到自己快要昏暈,連對自己深愛的男友都不曾這樣做過,他居然提出這樣的要求。

「這是不可能的!」理惠強硬地回答道。

「啊……不要……」理惠驚叫起來。

 

 

 

 

 

 

理惠老師3

木村毫不費力地將她壓在沙發上,手指從肉縫進入。裡面確實火熱無比,同時濕淋淋的嫩肉纏繞著手指。

「都這麼濕了,還裝什麼?要我把你綁起來用皮帶抽一頓嘛?老師!」

理惠感到自己全身的血都要湧到上頭頂了,如果被綁起來,那真是生不如死了,只好答應了。

輕輕閉上長著長睫毛的美麗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