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必有我师-303资源

2018-10-14

      

我叫小光,是紅葉高中的一名高二學生,我的成績非常優秀,按照現在的成績,清華北大都不成問題。之所以有這樣優秀的成績,多虧了兩個人。

那就是我的媽媽和我的小阿姨。

我的媽媽叫閆萍,阿姨叫閆蓉。媽媽是教物理的,今年三十八歲,阿姨閆蓉是教英語的,今年三十二。

我的爸爸在我很小的時候就不知道去哪了,從記事起,就一直是我和媽媽阿姨三個人一起生活。而且小阿姨今年都三十二了也不結婚,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打算的。

不過這正合我意。因為自從進入青春期以後,阿姨就是我的性幻想對象。我巴不得她永遠不要結婚呢。

因為三個人住在一起,而我又是她們從小看到大的,所以在家裡從來不會顧及什麼。而我已經是青春期了,每次看到阿姨只穿著一件薄薄的睡衣在家裡四處走動的時候我就開始狂吞口水。

實在是因為阿姨的屁股太吸引我啦。

阿姨長的和媽媽很像,但是氣質卻完全不一樣,媽媽是那種很成熟的熟女味道,而阿姨雖然已經三十二了,可能是沒結婚的關係,還是像少女一樣活潑好動。

只不過和阿姨比起來,我更喜歡媽媽。只是我知道這樣是不好的,所以從來不敢多想。

只是自從有一次在媽媽的房間發現了色情錄像帶以後,我那衝動就越來越不可抑制了。因為媽媽看的竟然是兒子和母親的亂倫影片。

暑假的一天,我和小明約好了一起去打網球,所以吃過午飯以後就去找小明了,結果我們才玩了半個小時,小明媽媽打電話說家裡有事。於是我只好回家了。

回到家裡,我先隨便沖了個涼。然後打算回房間打遊戲。我身上只圍了一件浴巾,一邊擦頭髮一邊往我房間走。

結果我路過媽媽房間的時候發現裡面傳來了什麼奇怪的聲音,我停下腳步,發現門還留著一條縫。

我從門縫裡一看,看到的一幕驚呆我了。

只見媽媽正躺在床上自慰,而且手裡還拿著我剛換下不久的內褲。放在自己的鼻子前使勁的嗅著。

那一刻,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我竟然走了進去……隨後我發現我剛剛聽到的奇怪聲音來自於電視機,電視機裡正放著我看到的那部影片。

這時媽媽也發現了我,媽媽吃驚的看著我,「你不是找小明打球去了嗎?」

我說,「小明家裡有事,我就提前回來了。」

「哦。」媽媽應了一聲,然後做起,不著痕跡的拉過旁邊的被子蓋住了裸露的身子,然後才說,「小光……媽媽……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這件事……你暫時不要讓其他人知道好嗎?」

我不知哪裡來的勇氣,忽然撲到了媽媽懷裡,使勁抱住了媽媽,將頭埋在她那36G 的碩大胸脯中。

過了許久,我抬起頭來,看著媽媽的眼睛說:「媽媽,我愛你。」

媽媽一愣,然後微笑道:「我也愛小光啊。」

「不,我說的不是那種愛,而是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那種愛。我愛媽媽。」我說道。

媽媽愣愣的看著我,嘴裡想說什麼,卻最終沒有說。

我問媽媽,「媽媽你不愛我嗎?你看的影片是什麼我已經知道了,還有……」我將媽媽剛剛塞到枕頭下的內褲拿了出來,「如果媽媽不愛我的話為什麼會拿著我的內褲自慰。」

媽媽似乎是被我突然間的話語驚到了。過了許久,才常常的歎了口氣,說:「你長的很像你爸爸,越是長大越是像,到後來我都快分不清到底誰是誰了。」

我又將頭埋到媽媽的胸前,說:「那麼以後就讓我來代替爸爸愛你吧。」

又是過了許久,媽媽低聲的「嗯」了一聲。

我翻起身子,抱住媽媽的臉使勁的親了下去。媽媽開始的時候還有點抗拒,後來便慢慢的自然了。我們忘情的吻著,不再顧及世俗的一切。

前面說過,我喜歡阿姨的屁股。但是,更喜歡媽媽的胸部。因為媽媽的胸部看起來都快和阿姨的屁股一樣大了。

我埋首在這樣碩大、豐滿的胸部之間幾乎要窒息了,我肆意的舔著、啃著。

一邊伸手摸向媽媽的陰部,媽媽伸手阻止了我的手繼續向下侵犯。這時,我在媽媽的乳頭上輕輕的一咬。

「啊——」媽媽叫了一聲,反射之下媽媽的手已經回到胸前,這時,我加緊功夫將手按在了媽媽的陰部。

媽媽反應過來,正要阻止我,我已經趁機將中指插了進去。

「你這個壞兒子。」

這時我的浴巾早不知道丟掉哪裡去了,媽媽轉手一把握住了我挺立的陰莖,用力的一握。

一陣電流傳來,好爽。

我將含在嘴裡的媽媽的乳頭吐出,伸舌在媽媽的耳垂上輕輕舔了一下,說:「你剛剛叫我什麼?」

媽媽說,「壞兒子啊。」

我將伸進媽媽陰道的中指狠狠向裡一插,再次問道,「叫我什麼?」說著,我用戲謔的眼光看著媽媽。

媽媽似乎讀懂了我的意思,白了我一眼,臉上泛起紅暈,滿臉嬌羞,低聲說:「壞老公。」

「什麼?我剛剛沒聽清。」我微笑著。

媽媽忽然抱起我的臉,重重的咬在我的唇上,然後瘋狂的吻著、舔著我的臉,我的鼻子,我的耳朵,我的脖子。嘴裡不住的呢喃著「壞老公、壞兒子……」

我將媽媽的兩腿岔開,抬起陰莖就要往裡塞。這時候媽媽忽然攔住了我,說:「現在還不可以。」

我說,「為什麼?我們都已經這樣了,為什麼到最後卻不能。」

這時媽媽歎了口氣,說:「再過幾天就是你的十八歲生日了吧,等你過了十八歲,成了成年人,媽媽就讓你做。」

好吧,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媽媽非要等到我十八歲生日。不過我還是聽從媽媽的話了,之後我們又瘋狂的擁吻著對方……

自從這天以後,我和媽媽初嘗甜蜜,一有時間就纏綿一番。一時間我都忽略了在客廳裡走來走去的阿姨。

這一天,是我生日。我們三個人在飯店找了個包間,度過了我的十八歲生日。

雖然簡單,但是卻很溫馨。

回家的路上我們打了個車,我坐在前面副駕駛。媽媽和阿姨在後面嘀嘀咕咕不知道商量著什麼。

下車,回到家門口的時候媽媽神秘兮兮的在我耳邊說,「壞兒子,一會兒媽媽送你一個生日禮物。」

我問,「是什麼生日禮物?」

媽媽說,「現在不告訴你,等等你就知道了。」

回到家裡,我迫不及待的就要問媽媽索要生日禮物。這時,媽媽把我帶到了我的房間,然後從身後拿出一個眼罩來,說:「戴上眼罩,我什麼時候告訴你可以拿掉了,你再拿掉,如果你中間拿掉了我就不理你了。」

我不在意的說,「不就是個生日禮物嘛,幹嘛搞的這麼神秘。」

「不,你必須聽話,等我告訴你拿掉的時候你才能拿。」這時,我才聽出媽媽的語氣非常鄭重。

「好,我答應媽媽。」我也鄭重的答應。

媽媽看我是真的答應了,這才在我將眼罩戴在我頭上。然後剝去了我的衣服。

我納悶的問媽媽,「幹嘛扒掉我的衣服?阿姨還在家呢。」

「不脫了你的衣服怎麼送你禮物啊?你阿姨放心吧,她不會干擾你的。」

我忽然間知道媽媽要鎖我什麼禮物了,因為前幾天媽媽說我過了十八歲生日的話就讓我進入她的身體。

原來如此,於是我就非常坦然的等待了。

脫完我的衣服後,媽媽說了聲,「等我回房間準備一下。」

走到門口的時候媽媽又叮囑我,「不可以摘下眼罩哦。」

「好了,好了,我知道啦。」我不耐煩的說著,卻是對即將發生的事情十分期待。

「不行,還是不放心你這小鬼頭。」說著,媽媽返回來,又不知從哪裡拿出一個手銬,將我的手也拷在了背後。

過了片刻,門開了。

我屏住呼吸,期待著。

一個光滑的肉體將我撲倒在床上,緊接著,一條舌頭舔在了我的胸脯上,然後是乳頭,然後往下……最後竟然將我的陰莖都含在了嘴裡。

這可是前幾天我求了半天媽媽都沒有做的,沒想到今天竟然這麼主動。我笑著說,「原來媽媽還害羞,想舔就舔嘛,還讓我戴個眼罩,還綁住我的手。」

這時,媽媽的動作一停,然後忽然起身,坐在了我的肚子上,緊接著媽媽扶住我早已經挺立的陰莖,慢慢的坐了上去。

噗嗤。

頓時,我的陰莖被一個溫暖濕潤的巢穴包圍。

我看不到眼前發生的事情,只能是根據身體的感覺憑空想像,想像媽媽正坐在我的身上上下起伏是多麼的刺激。

在這樣的刺激下我很快的就將滾燙的精液射了出來,一邊射、我一邊呼喊著「媽媽我愛你、老婆我愛你……」

片刻後,我的陰莖停止了跳動。

我說,「媽媽,現在可以解開我的手銬和眼罩了吧?」

媽媽聽聞,於是先解開了我的手銬。然後摘下了我的眼罩。

長時間的黑暗讓我一時間有點不習慣燈光的照射。

我眨了眨眼睛,一愣。

這不是媽媽!是小阿姨。

「阿姨……怎麼是你?」雖然小阿姨是我意淫了無數回的對象,但是此刻真的赤裸相對我還沒有做好準備。

「是我啊。」小阿姨笑著說,但是明顯可以看出來是擠出來的,「我就是你媽媽送給你的生日禮物啊。」

小阿姨竟然是媽媽送給我的生日禮物?這是怎麼回事?

「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將疑問問出口。

「這……都是陳年往事了。」這時,媽媽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門口了。

「先和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是說送我生日禮物嗎?為什麼會是小阿姨……」

媽媽歎了口氣,「這其實還得從你爸爸說起……」

接著,媽媽將這一段封塵的往事說了出來,原來,當年媽媽和爸爸是同一個學校的老師,不過教的不是一個年級的,所以平日裡也沒有什麼往來。而小阿姨正是爸爸班上的學生,非常狗血的,小阿姨喜歡上自己的老師了。並且勇敢的和爸爸表白了。在這之後,爸爸很快知道了小阿姨是媽媽的妹妹,然後就將這個消息告訴了媽媽,而後媽媽開始介入、這一來二去的兩個人因為小阿姨的事情也互相熟悉了。後來發生的事情就是媽媽和爸爸產生了感情,最後走到了一起。

而小阿姨因為多方面的干涉,最終放下了這段情事。只不過媽媽後來才知道,小阿姨始終都沒有忘記爸爸,所以才一直沒有結婚。

這時,小阿姨一邊穿衣服,一邊歎氣,「我當年愛的人被你奪走了,沒想到他的兒子也被你先行一步。我真是個失敗者啊……」

「妹妹,別這麼說,小光和他爸爸不一樣的。」媽媽說著,趁機給我使了使眼色。

「是啊阿姨,我和爸爸是不一樣的。雖然可能你把我當做了爸爸的替代品,但是對我來說你就是我最愛的小阿姨。我不是爸爸,我不虐替代他,所以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來愛你。」說著,我用真誠的眼睛看著小阿姨。

將一個人看做是另一個人的替代品,小阿姨似乎心裡有點不好意思,正在系扣子的手有那麼一剎那的顫抖,回頭,她對上了我真誠的目光。似乎是看到了我的真誠,她低下頭默默的穿衣服。

穿好了衣服,小阿姨就向外走去,我呆呆的坐在床上不知道怎麼辦。

「我回房間去了。」小阿姨路過門口的時候和媽媽擦肩而過。

這時,媽媽忽然拉住了小阿姨的手,說,「我都把你送給小光了,你還要到哪裡去?」

媽媽的眼裡閃著狡黠的目光。小阿姨腳步一頓,看著媽媽,猜不出自己的姐姐是什麼意思,就那麼怔怔的看著媽媽。

這時,媽媽才繼續說道,「該回房間的是我,這裡才是你的房間。」媽媽莞爾一笑,轉身走向自己的房間。

小阿姨始終盯著媽媽,就在媽媽轉身的那一瞬,她分明從媽媽的臉上看到了落寞的神情,這神情是如此的、如此的……就好像當初自己聽到姐姐要和自己最愛的男人結婚的消息一樣。

小阿姨心裡一痛,這時媽媽已經打開了她房間的門。

「姐姐!」

媽媽轉過頭來,又露出那種溫柔的微笑,還不等她說什麼,小阿姨已經快步走過去拉起了她的手,又將她帶到了我的房間。

「妹妹你這是要幹什麼?」媽媽有點不明所以。

小阿姨長呼了一口氣,看了看我,又看向媽媽,說:「曾經,我一度認為是你奪走了我心愛的男人,我也曾經恨過姐姐。但是後來我才明白,愛情裡從來沒有誰能奪走誰,有的只是從一開始就失敗的失敗者。」小阿姨的聲音一頓,「而我,就是那個失敗者。所以我今天對姐姐說聲對不起。」

氣氛忽然如此轉變,我繼續不知所措。

媽媽歎了口氣,說:「這事,其實也有我的不對,我本來以為那只是你年級小,情竇初開對成年男性產生的一點憧憬,我以為你很快就會忘記那個男人,因為我從來都不認為你的那感情是真的。可是我錯了,我發現你對他的感情不比我淺。所以我一直都覺得有點對不起你,而因為你,小光也不僅僅是我的兒子,不僅是你,連我也下意識的將小光當成了他的替代品,把小光補償給你,一直都是我的心願。只是……你也知道了,前幾天我和小光發生了那種事情。不過放心吧,小光還是完好的,我並沒有和他做進一步的事情。」

「姐姐。」小阿姨忽然打斷了媽媽的話,「我已經想明白了,既然感情的事情無關對錯,那麼又何苦一直放不下?因為一個過去的人,而讓現在的人不開心。他是你的男人,而小光是我的男人。但是……小光不僅僅是我的小光,所以,讓我們放下以前的不愉快,一起好好的生活吧。」

說著,小阿姨看著媽媽,等待她的回AG电子→捕鱼王,点击进入答。而一邊的我已經激動的不行了,小阿姨這話是要和媽媽兩個人一起……啊啊,真是太高興了。

媽媽看著小阿姨,看了許久,忽然噗嗤一笑,似乎是放下了心中的某些鬱結,又恢復了她往日的那種從容。媽媽看向我,卻是對小阿姨說,「這樣的話可就便宜小光了。」

「無所謂便宜不便宜,只要我們是真心的,計較那麼多幹嘛。」小阿姨冷靜的說。

媽媽神情一怔,隨後才徹底的放鬆下來。「為了慶祝我們新生活的第一篇,我去房間拿瓶紅酒。」

「嗯,我和姐姐一起去。」小阿姨也恢復了往日的活潑,挽著媽媽的胳膊走了,留下我一個人像個傻子一樣呆坐在床上。

這一瓶紅酒整拿了十分鐘,估計兩個人私下又不知道說了些什麼。這回來以後我感覺到兩個人之間更親密了。

好奇就要問,我問小阿姨,「小阿姨,你剛剛和媽媽說了什麼?」

「嗯?」小阿姨不知道我幹嘛問這個。

「女人的秘密也要告訴你嗎?還有,還叫小阿姨呢?」媽媽假裝不悅的說。

「……老婆?」既然她們不告訴我,那麼我也就不問了。只是對於稱呼,我有點不確定,是叫這個嗎?

「妹妹你看他這蠢樣。先罰你一杯。」媽媽將倒好的紅酒遞向我。小阿姨也看到我那神情也笑了。

就在我即將接過酒杯的時候,媽媽忽然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又把酒杯拿了回去,轉手遞給小阿姨,「我看還是讓妹妹親自餵你的寶貝小光吧。」

小阿姨面上閃過一抹嬌羞,但很快又恢復了原樣,把酒杯伸向我嘴巴。我張嘴慢慢的喝著,結果小阿姨倒的太快,我一個喝不及,紅酒流了我一脖子。

我詳裝不悅,「老婆你這是要淹死親夫嗎?」藉著玩笑,老婆這個稱呼我也非常自然的說了出來。

小阿姨又是一陣不自然,惱怒的說,「淹死你個害人的才好呢。」只是面上的嫣紅卻出賣了她的真實心理。

小阿姨白了我一眼,自己喝了一口紅酒,卻是將臉湊向我的嘴巴,我已經知道即將發生什麼了,小阿姨已經閉上了眼睛,呼吸也變得急促了,我重重的吻在小阿姨的嘴巴上,伸出舌頭撬開她的牙關,貪婪的吮吸著混合了紅酒和小阿姨唾液的美味液體。

我大口的吞嚥著,直到將小阿姨嘴巴裡的液體都吞在肚子裡猶自努力的吮吸著。

開始的時候小阿姨還有點不知所措,後來可能是我的熱情打動了她。小阿姨開始回應我,我們忘情的親吻著彼此。

直到小阿姨有點喘不上氣了,我們才鬆開。

這時媽媽看著我流在胸膛上的紅酒,非常痛心的說,「看你們兩個光顧親熱,把我的好酒都浪費了。」說著,卻是不顧小阿姨的神情,湊過來伸出舌頭,從下巴到脖子,直到小腹,將流在我身上的紅酒都舔了個乾淨,一邊舔,一邊親吻吮吸,嘖嘖有聲。

小阿姨在一邊似乎是看不下去了,親自倒了一杯,「姐姐這麼喜歡喝酒,那妹妹我來餵你吧。」說著大大的喝了一口,湊向還趴在我身上的媽媽。

媽媽微微一笑,也沒有拒絕,伸嘴和小阿姨親吻在一起。

如此香艷的場景發生在我的眼前,雖然剛剛已經發射過了,但是下體不由又起了反應。

小阿姨最先發現我的反應,鬆開媽媽的嘴,不滿意的說,「你這小傢伙又不老實了。」

媽媽也笑著答話了,「看來還得我降服他啊。」說著看向小阿姨,結果卻沒有從小阿姨的臉上看到惱怒的神色。有的只是一抹不明所以的微笑。

小阿姨說,「那我倒要看看姐姐有什麼神通了。」

我在一邊早已經按捺不住了,伸手也倒了一杯酒,說:「讓我也敬兩個美人一杯。」

不過我這次沒有將酒含在嘴裡,而是直接拿著酒杯湊向媽媽,媽媽一邊看著我,一邊小口的喝了一點。

為了不厚此薄彼,我又將酒杯湊向小阿姨,沒想到小阿姨搖頭說:「我不要這麼喝,你得餵我。」

我只好自己喝一口,然後喂向小阿姨,又是激情親吻一番。

結果這回媽媽不讓了,「這是有了老婆就忘了媽媽了嗎?」

我頭有點痛,只能又餵了媽媽一口,不過卻沒有像小阿姨那樣親吻一番。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內我們就在這你一口我一口的遊戲中度過了,期間我也只是在媽媽和小阿姨身上過了過手癮,尤其是媽媽那豐滿的乳房和小阿姨肥碩的屁股。

終於,一瓶紅酒喝完了。由於今天是我的生日,飯店裡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喝過一點酒了,現在又喝了一瓶紅酒,媽媽和小阿姨都有點醉了,舌頭都大了。

現在兩個女人正在爭論誰應該聽誰的的問題。

媽媽說,「我是姐姐,你這個妹妹當然應該聽我的。」

小阿姨反駁,「風水輪流轉,以前我小所以聽你的,現在我大了也該你聽我的了。」

媽媽又說,「我胸比你大。」

小阿姨毫不退讓,「我屁股比你大。」

媽媽說,「你屁股哪裡大了,來比比。」

「比比就比比。」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的原因,小阿姨竟然真的就脫下了短裙,露出了那肥碩的白嫩大屁股,我在一邊看的狂嚥口水。

媽媽醉眼迷離的盯著小阿姨的屁股看了兩眼,最後點了點頭,「嗯,卻是不小……不過都便宜小光這傢伙了。時候也不早了,我也該睡了。你們小兩口親熱吧。」

這一下,小阿姨卻是一下子清醒了不少,看到媽媽就要下床回屋去了,也不管誰打誰小還沒爭出個結果,一把拉住媽媽的手,「姐姐我不是說過了嗎?放下以前的不愉快,以後一起好好的生活。」

媽媽搖了搖頭,「不,今晚是你和小光的日子。我還是不打擾了。」

小阿姨還想說什麼,我已經跳下了床,一把抱住媽媽扔到了床上,「小阿姨說的對,我們三個一起好好的生活,永遠不分開。」

小阿姨這時也壓在了媽媽的身上,一邊揉搓著媽媽的乳房,一邊說,「正好我還沒見識姐姐的胸有多大呢。」

媽媽莞爾一笑,也不爭辯什麼。由著小阿姨將她的衣衫褪盡,那一對驚人的爆乳終於露了出來。

小阿姨似乎也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看過媽媽的乳房,雖然是平躺,依然聳立如兩座巨大的山峰。

不由分說,我伸手抓住媽媽的一隻乳房,看著它在我的手裡變換著各種形狀,然後我低頭吻了上去。

此時,小阿姨也學我,佔據了另一座山頭。

一邊吻著媽媽的乳房,一邊我將手伸向媽媽的陰部,沒想到我在這裡碰到了另一隻手,我偷眼看了一下,是小阿姨的手。於是我抓向小阿姨的屁股。

曾經無數次幻想過小阿姨的屁股是什麼手感,但是真的抓到的時候才發現以前的幻想都弱爆了。

那滑膩的皮膚、充滿彈性的嫩肉,是如此的愛不釋手,讓人欲罷不能。

到最後,我索性放棄了媽媽的乳房,回頭趴在小阿姨的屁股上盡情的舔著、吻著、啃著,這還不盡興,我又將舌頭舔向小阿姨那收縮不停的花蕾,小阿姨的身子一顫,一絲液體從小阿姨的陰道中流出,我捨不得浪費掉小阿姨的蜜汁,張大嘴蓋了上去,一邊伸出舌頭探向陰道深處,勢必要挖出更多的蜜汁來。

小阿姨的呼吸變得粗重,我一邊吮吸的蜜汁,一邊伸出手指扣向小阿姨那漂亮的花蕾,沒想到小阿姨的小菊花十分緊致,我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伸進去,卻是讓小阿姨的陰道分泌出了更多的蜜汁。

小阿姨忽然起身,把我推倒,我還沒來得及詢問發生了什麼,一個潔白耀眼的臀瓣已經遮蔽了我的視線,我的嘴也被小阿姨濕透了的陰戶堵住。

小阿姨看著瞠目結舌的媽媽笑了笑說,「小光太調皮了,我先鎮壓他。」

媽媽被小阿姨的說法逗笑了,一轉頭,看到了我聳立的陰莖,於是接話道,「好吧,看我那神通幫妹妹降服他。」

然後,媽媽便將我的陰莖吞進了嘴裡。一邊賣力的吞吐著,一邊看向小阿姨,似乎是有挑釁的意味在裡面。

小阿姨不甘被媽媽佔了先機,於是也俯下身子去降服我的陰莖。這一刻,小阿姨那豐碩的屁股移開一點,我才得以呼吸一點新鮮的空氣。

這一刻,我被巨大的幸福所包圍。

媽媽和小阿姨一前一後,兩人舔著我的陰莖,時不時的兩條誘惑的舌頭還會展開近距離的直接交鋒。

媽媽舔我陰莖的下面,小阿姨就舔我陰莖的上面。

小阿姨含住我的龜頭盡情吮吸,媽媽就轉戰我的陰囊,將半個陰囊都吸入了自己的嘴裡。

似乎是覺得戰場還不夠潤滑,小阿姨吐了一口唾液在我的龜頭上,滿含泡沫的唾液順著陰莖流向陰囊。這時,一隻手伸了過來,從陰莖根部捲著唾液滑到龜頭頂端。

是媽媽的手。

這一場戰鬥似乎以媽媽的手掌握我的陰莖為止,媽媽獲得了短暫的勝利。上下套弄幾下後媽媽已經和小阿姨激烈的擁吻在一起,嘴邊還有透明的液體流下,也不知道是雙方的唾液還是什麼其他液體。想到剛剛這兩張性感的小嘴還在一起侍奉著我的陰莖,而此刻又激吻在了一起,我的陰莖霎時又漲大了一分。

慢慢的兩個人直起了身子。卻仍舊交纏在一起,小阿姨雙手盡情蹂躪著媽媽的乳房,而媽媽則是扶正了我的陰莖。

噗嗤一聲。

我的陰莖終於進入了這個朝思暮想的聖地A